不锈钢围栏被太阳晒得滚烫,刺眼地映出一抹街景,像克丽泰的眼光。又一次我们徜徉街巷,幽魂一般毫无目的地巡游全城。蝼蚁将落叶视作无边际的疆土。她是一切的君王。
那天老板娘送她一盒蛋挞。“反正也是你烤的”。我们总是口腔溃疡,总是因疼痛保持沉默,她的沉默则是一言不发的暴躁。浓绿、圆形的树冠不能熄灭她的心火。她失手打破一只玻璃罐子,碎片也溅在床上;那里面装的是些可有可无的玩意,萎蔫的花枝,也有几枚一角硬币。她胡乱缝补袜子的开口和掉落的袖扣,剪刀尖挑断线的手势像刚完成一项手术。神的目光拷问袖手旁观的我。

评论
热度 ( 18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