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那个名字必须鼓起勇气——它蕴含着植物的浆液,不很浓烈,凉而苦的,在舌尖一点就足够;也像一种事不关己的神情。热爱只好蘸过酒精再上桌。她有那么一柜子的香水却不能描述其中任一瓶的味道。它们是她的睡衣,嚼碎玫瑰吐了一地,梦话中依稀夹着秘密的钥匙。我们不能为制造悲剧而砍杀一只猫,缺乏悲剧则要我们的命。

评论
热度 ( 47 )
  1. 诺宇澜NoyuLa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转载了此文字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