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瑟瑟发抖的样子像一只烤熟的麻雀,被穿刺在细竹签上,瘦削无辜地领受命运。超出言语的恐惧和多云的午后同时驾临,投影千里开外的海中绵密的泡沫。她的皮肤被均匀晒熟,颈窝里有一股极类似鸳鸯茉莉的熏人甜味,棕榈和艳山姜的影子鬼魂似的缠绕她水光点点的双眼。这一个深夜里死亡会收割去她的光彩吗?还是静候在床边,一再调适镰刀的角度?

评论
热度 ( 21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