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全是胡扯3

前文链接

1  http://barkinghotdog.lofter.com/post/314d36_d4876b9

2  http://barkinghotdog.lofter.com/post/314d36_db9084a


阿满心不在焉地摸出钥匙开门。

家中无人。仔细确认了一遍,母亲不在,大约是散步或购物去了。阿圆像闭合的百合花骨朵一样地安睡,泛春色的青涩,被穿透窗帘的未尽的白昼浸润。她们其实也没那么像。

她游荡到厨房,途经客厅墙边的挂历时微风掀起纸页,惊得她心颤。洗手池旁的玻璃瓶插了两枝杜鹃。刀座如购入之日般清洁。母亲是怀着什么心情打理这个屋子?她抽出重量适中的一把菜刀比划,拿不准怎样从肋间刺进心脏。万一刀刃卡在骨头里?她想到母亲被热油溅到手的微微一皱眉的表情以及晚餐偶尔也合口味的汤。跟父亲过夜的会是怎么个女人?也许公司年会上的合照上能见到她的尊容,她在想象中赠她漫画人物的窈窕。脑海里没来由也浮现班主任的低跟鞋,如同两枚立在地面的图钉。手心滑腻腻地渗出汗。刀尖在皮肤划出白色痕迹,没有立即出血。此前她没有考虑过要自我了断。她吃惊地察觉她们一家人可能都很没有感情。

她开始揣测今晚的戏码。冰箱中果然有一磅蓝莓蛋糕,厚厚的果酱,精美的奶油裱花,自记事以来都是阿圆的挚爱。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给我办个生日party怎么样?”

这是她头一回对朋友提出要求。换作阿圆可以更轻松地提出邀约,或者用轻飘飘的缎带将他人与自己系在一起就是她生存的方式。

Lime显然很困惑。

“不是说晚上得按时回家吗?”

“过生日嘛,想给自己放个假。”

“是嘛。做点平时不会做,又不花钱的事情吧。”

“开房?”

“……”

阿满没有太多与朋友相约外出的体验。她只是被缎带的一环捆住手指,不由自主地跟在阿圆身旁的人群之后,吸入他人的笑语故作愉快。沿途的风景不经过滤就塞进眼睛,狂笑着挤出泪水。这一次她打破了镜像,赶走脚尖的影子,还原为个体投入新的晦暗。

两人约见在一座大桥下。远处走来的Lime的脸在路灯下如月球表面,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

“那是什么?”

“冷焰火棒,可以拿在手里放的。”

她坐在地上很期待地拆包装,从Lime的口袋里找到打火机,连试几根都没有点着。

“是不是……受潮了?”

“嗯…在家找到的,放了有些时日。出来得匆忙,也想不出买点什么。”

“抠门。”

Lime当即递给她另一个袋子。

“这是我目前为止买过最贵的苹果,妈的,二十五块一斤。”

阿满哑然失笑,随即想起认识之初她的确说过自己喜欢苹果,但那不过是为了套近乎;而对方竟出乎意料地放在了心上。

苹果啃起来像甜味的软木塞。

“Lime,我可能杀了人。”

“可能?”

于是她交待了自己所做的事。

“我在冰箱里发现了我妈做的蛋糕……”

日夜的噩梦托在她的手中,她努力压抑对蓝莓酱的厌恶。她轻轻回到客厅,反锁了大门,再拐进阿圆的卧室。单调的寂静如天花板和墙面的白一样被局限于四方的空间,她端着蛋糕站在床前深吸一口气。她想了想,将蛋糕暂搁在床头柜,再锁上房间门。

生日快乐,阿圆。她默默地说。

“…我把整个蛋糕连着盘子摁在了她脸上。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站在那等了至少两分钟,她没有动弹,也没有人破门而入。后来我就立刻逃了出来,路上没看到我妈。所以说,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Lime迟疑地咬了一口苹果。

“我猜你也不喜欢蛋糕,还好我没买。”他口齿不清地说。

“你要说的只有这些?”

Lime推了推眼镜架,空着的一只手捡起边上未使用的焰火棒。

“试试剩下这两根吧。”

 

泛暖的风中飘来一股垃圾的味道。洒水车高声播放《兰花草》的旋律扬长而去。短短数秒,飞溅的细小火花伴随着滋滋的声响在她手中迅速消失了。

“真希望还有多一些啊。”她说。



----- 

扯完了,很愉快 


评论 ( 8 )
热度 ( 11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