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酒凑在他唇边,灌入新的幻觉,换掉他的血。珍珠似的气泡是人鱼唾液,她开合的唇自肺底呐喊不可完成的算式。睡梦中的巨影凝固为穹顶壁画,赭红,向上飞升,世界末日,诸神的面容居高临下,烈火之海温柔地点燃他的眼泪。

评论
热度 ( 16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