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后我们达成和解。呐喊听起来是一群小妖精的尖声细语。我的肺浸了泥水,人鱼滑腻的双尾搅拌我的胃液。我一寸寸将她的金发剪碎,失望地没能闻出姜糖或蜂蜜。

评论
热度 ( 24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