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生之事略略记写也不过数行。他留在家乡。血和汗、后嗣和墓地,最直观的印记是他的名字。但人生来健忘,斗转星移,名字终究只是一个对应着失真画像的陈腐标记。那天世界地图在桌上缓缓铺展,他眼里迸出星光,而新的时代并未真正来临。

评论
热度 ( 21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