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书房敬而远之。死去的树和扁平的油墨兀自醉心于悲叹,施放死地的恶咒。墓园般的静默拦住了她的脚步。书脊上尖小的字仿佛随时要脱离载体化为银针,吮去她的血和骨髓。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