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休息日,妻子一早就递了手机给他看。上面是本市某新开发景点的游玩攻略,以及分享在微信朋友圈集赞可免门票的宣传云云。
她恳切地面带微笑,他也只有以微笑回应。他总是输给她的笑容。
可以去玩吗?两个女儿呼啦一声围上来,充满期待的圆眼睛比平时都黑亮,圆得微微嘟起的面颊格外像苹果花。他笑着应允。
跟着手机地图导航,他们终于找到那个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的地方。他不是很喜欢开车,坐上驾驶座就冒冷汗。交通事故视频对他冲击显著。一具头破血流的真正尸体比一千个伪装或试图模仿事故和灾难的电影镜头都要可怕。车停下之后就不见了,路边也没有任何其他车辆。
他们都不放在心上,兴冲冲地向前走。大女儿一个劲摇她开始松动的一颗前臼齿。小女儿由妻子牵着很认真地迈步,两人咿咿呀呀说着些童谣或天真的笑话。天气干爽,阳光收束在密布的云层之后,但也不似雨前。
碎了。走在他前面的大女儿突然含含糊糊地说。
怎么了?
她很哀怨地从嘴里取出一小粒白色的东西,接着又反复将手指伸进嘴里,取出更多的白色碎片。
我小时候,家里大人说,上牙掉了要扔床底,下牙掉了要扔屋顶。他说。
这儿没有床底呀,女儿眨眨眼睛,不等他说什么,那一小撮碎片已四散在绿化带下。
他们沿着人行道向前,跟在其他行人身后,穿过几处寒酸的盆景。他认不出那些植物,只觉得它们是在盛大展会上摆到荼蘼才可怜巴巴地运到这里。
你们看!妻子指出前方的塑料路牌,插在窄小的地下通道入口前,上面写的大约是个地名。
四人别别扭扭地潜入。
面前展开了一个薄蓝色的世界。
妻子说要带小女儿四处看看,很快不见了影。他和大女儿顺路走进一家餐厅坐到吧台前,叫两份意大利面。厨师长得像广告画中的人物,四十来岁,铁塔身材,一脸的黑色鬈须。
你们那边怎么说'爸爸'?大女儿很兴奋地问厨师。后者说出一个发音类似papa或baby或padre而不同的词。大女儿兴致高涨地敲打着空餐盘重复新知。他望了他们一眼,刀叉并用地卷自己盘里的面条送入口中,嚼到几颗细小、奇形怪状的硬物。吐出了看是些白色的东西。
他带女儿出去才注意到门边有几丛海草。
我们什么时候去那个好玩的地方啊?女儿嚷嚷。
快了。他说。
妻子不知从哪冒出来,把熟睡的小女儿单手抱在怀里。这孩子一直哭。她露出先前的恳切神色。

“难得天气好,今天一起去转转吧?”妻子说着递来手机,“这个地方……”
休息日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 ( 4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