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和魔术师不能予人奇迹。揭开绝伦的表演就只剩下机巧的常理,美丽的人拆开也不外是皮肉脏器骨架和淋巴结。即使如此人们还是喜欢魔术和解密。礼帽当中狼狈地跌出鸽子和兔子的一部分,血淋淋的看不出原貌。冰柜里的她像一个戏法,混合火烈鸟羽毛和玫瑰花环的烟火,倏然上升等待旋转的撕裂,极刑也惊喜。


评论 ( 2 )
热度 ( 9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