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说老妇从未离开过树底,她仿佛是根须的一部分,干涩坚韧。她的头发白中泛黄,像阁楼中几乎成灰的古旧圣典。
我前去拜访她。她的语言已不为众人所知。但我懂得她说的话。她说她的智慧从胚胎时期起就不见增长。她还说如果一直不能死去,就到传说中海的尽头找她的父亲。
我说我能看到灵魂的元初,所以追随那少女玛瑙色的魂魄辗转至此。老妇毫不怀疑,说曾拾得她足踝的银饰。我依照她所言挖出那珍藏的宝物,捧到掌中却化成了一汪水,顺着指缝复回泥土。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