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会不会太多了。她咯咯笑着,把喝剩下的红茶推给我。隔着塑料杯子能数清其中的果干。我想叫住她,但碍于誓言,不可试图违抗命数。刹那间我仿佛看到她的灵魂,光辉等同亿万烛台燃烧,根据那个形象我几乎能叫出她的真名;但只是一瞬,一切消失,我只见到血泊里的沥青路面。不可以呼唤。神谕如雨中雷声,在我胸腔内隆隆回响。

评论
热度 ( 20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