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他至深,用银色餐叉为他加冕,纯白托盘做他的棺椁。他变为薄薄的蜜糖色,比从前温热,玫瑰绽出淡红的山岩,肌腱和脂肪是其间凝固的闪光河流。他的美不可分享不容他人评说,经肠道的折转回归极乐。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