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牡蛎。带着潮湿的咸味、手捧珍珠,她从铅色海中升起,脚踝青蓝如鱼鳞。后世浩渺庞杂的典籍之中,注明她是不能生育的女神,拒绝母性职能的少女,我命定的永恒友伴。我走下山迎接她,微笑着接受她的献礼和祝福。
我是神遗弃的造物,居于山林。众人畏于威名和神通,又或是出于爱屋及乌的莫名虔信,也为我筑起神庙,供奉鲜花,传递崇拜。在口耳相传间逐步衍变的传说当中,我是毛发皆白的兽面人,傍岩石而眠,以鹰隼和苔藓为象征。但那不是我。
“上主,我听到了歌声。去吧,别回到山上了,我们去和唱歌的人们一块生活。”她拉着我的手就走。一路跋涉的足迹之中长出了白色花朵,像是汗渍。
为何称我上主?我本是世间至愚之物。而我不能申辩。







没准有后续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