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再也不能开口了。我抱它走向大桥边,将它抛进湍流的肮脏河水。它三瓣嘴的笑容在漩涡之中缩成小小的白点。
你爱不爱我?她那红莓似的舌尖小心卷舔着餐叉的银色尖刺。如果你瞎了而我先死了,我会把角膜捐给你。后来她一语成谶。我每天注视镜中的自己的时间越来越长,爱得不能自拔。

评论
热度 ( 28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