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枪弹将从银色母兽的咽喉炸开蓝色孔洞,穴居的孩子们浑身白亮,贪得无厌地舔食肉屑。缕缕蛛网沾满细小的猎物。亲爱的妹妹,她的眼睛里涌出清澈醇厚的葡萄酒。她流连墓地,脚踩荆棘,手捧风信子,编成王冠装饰大理石的前额。黄昏的田野消失在甜蜜的黑暗深处,唇间的罂粟阻隔亲吻。合上诗集我们就该道别了。

评论
热度 ( 20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