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会,仅仅因为爱我,就撕裂自己的喉咙吗?我看不到任何个体,只有汗水的咸雨,骨和肉的汪洋。我站在山巅,我站在锅底,云头的天使挽弓搭箭以我为靶,没有颜色却有光的脸映着刑场之火。

评论
热度 ( 22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