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满巧克力的手指划过屏幕——没有反应——才勉强放到嘴里吮了一口。黏附心头的恋情与甜蜜得刺痛喉咙的烂泥没有分别。他换的新头像猜不出有什么含义,是新拍摄的杂志封面。素未平生的情敌一夜之间新增一万个,像一道布满菌类的木栅栏横在他们之间。她英勇救起差点掉进奶油的罐头樱桃,它不再像真正的果实,只是红色、油腻的蜡质小球。多呼吸一次就是全盘否认了暗自涌动的要命嫉妒,新的甜味麻痹感官。她点开了弹出的一条新闻。

评论
热度 ( 21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