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旋的太阳穿透草帽。原野里泛滥的花朵的芬芳与他发酵的汗味融为一体,化作逼人荤腥。他睁眼梦到指尖生出紫色鸢尾,初显盛姿便极速腐坏,像某种研碎的动物肝制酱覆没手掌。

评论
热度 ( 14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