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种了许多石楠,花朵微妙的味道能让路人心照不宣憋着笑或假咳。 哦原来真有那么一种树,他听说时也微微笑着,以示对一个至为无聊笑话的礼貌。他喜欢在清晨的天光里抽烟,头颅袅娜升腾,指间火星闪一闪。他不是那么像个活人——对我而言如此。他作为一个形象凝固在被熏黑的纱窗里,熔化成打火机的细焰,燃烧着静止。
我穿过嗡嗡的车流回到住处。黄昏的热潮将我穿透而不作片刻停留,满蓄焦灼和兴奋。方才跨过的砖缝里有块口香糖。人群四面八方而来,聚在斑马线前各自消磨等待中滋长的不安。远处的鸣笛像残余的夕阳光束一样拂来,散漫并包裹着灰尘。我和人们,我们。

评论 ( 8 )
热度 ( 86 )

© 热狗的聚变反应堆 | Powered by LOFTER